虚拟世界、现实世界与犯罪

「……要是你不希望某个人在政治上有所不满,那就别让他看见问题的两面、穷操心;只让他看见一面,最好是一面也别让他瞧见,让他忘记有战争这玩意。就算政府没效率,颟顸无能,疯狂课税,但宁可如此也别让人们为它操心。……让人们比赛谁记得最多流行歌曲的歌词,或是州首府的名字,或是爱荷华州去年出产了多少玉米。给他们填满不易燃的资讯,拿「事实」餵饱他们,让他们觉得胃胀,但绝对是资讯专家」。这幺一来,他们就会觉得自己在思考,明明停滞却有一种动感,他们就会快乐,因为这类事实不会变化。别给他们哲学、社会学这类狡猾易变的玩意,往那方面思考就会忧郁。」

──雷‧布莱伯利(RayBradbury),华氏451度,于而彦译

前不久发生的捷运无差别杀人案,让社会上许多人陷入惊恐,急着找到一个可归咎的原因,一个众罪皆由其所生的罪恶渊薮,于是就有正义之声提到嫌犯沉迷于网路与暴力电玩,甚至还写过情节与犯下的案子相仿的杀人小说;而事件过后几天,一个曾当过行政院长的政府资政,则发言认为台湾人反中国都是因为看太多童话,而在童话中,「大就是不好」之故。之后台中警察局又要求员警要研究有杀人情节之电玩与动画和漫画,以预防犯罪。

只要现实中一出事,有太多的人就会认为:是创作作品与它们创造出来的虚拟世界的错。这样的想法其实也不是新闻:在三四十年前的戒严时代,新闻局就曾批评当时的日本漫画充满了灰色(厌世)、黑色(恐怖)、红色(共产与暴力)与黄色(色情)思想,会汙染学生们纯洁幼小的心灵,要禁止这些漫画的发行与流通;而在1950年代,因为曾有学生模仿武侠小说情节,想上山寻师学武,媒体与政府也有查禁武侠小说之议。就连布袋戏,国民党政府都会藉「观赏热潮会影响工农工作」的藉口禁止,但是事实上是国民党害怕台语布袋戏会使大众兴起学「方言」的风尚,不利于其统治。当年美国的卫道之士也曾认为摇滚乐是靡靡之音,会导致道德沦丧呢。

虚拟世界、现实世界与犯罪

这些观点其实都承认了小说、戏剧乃至于电玩所建构出的虚拟世界对人的影响,但是这也暴露出一种无知心态,以及我们教育中对哲学逻辑与人文科学的缺乏:这些虚拟世界的产生,并不是空穴来风无中生有;正因为现实世界中有这些渴望、思想与现象,刺激了创作者的想像,加上市场上有这样的需求,才会有作者写出这样的作品、电玩公司与电视台和好莱坞才会做出这些所谓的暴力腥羶电影与游戏。也因此这些作品理应是让我们能够反思现代社会各种层面、问题与思潮的一个好机会,但是在这些统治阶级的眼光中,却是影响社会秩序的毒草。于是本末被倒置,因果被混淆。其实这些虚拟世界,不过是现实生活的镜中像。打破了镜子,并不会让丑陋的现实更美丽。

事实上,许多文学作品与电影反而事先预警了我们所可能遇到的情境,例如在《蝙蝠侠:黑暗骑士》中,虚无主义的狂人「小丑」对民众展开大规模的恐怖攻击,甚至逼迫民众在牺牲自己与牺牲他人之间做出抉择,导致整个城市陷入集体歇斯底里,互相猜忌中,这样的情景,与郑捷事件后频传的捷运与大众运输系统上民众恐慌,以及警察带着冲锋枪进入捷运的情形像不像?而电影《魔鬼阿诺》(TheRunningMan)与《饥饿游戏》中,政府以杀戮性的竞技节目来娱乐与麻醉国民以确保其统治、或是电影《第七禁区》、《极乐世界》中描述的巨大贫富差距,不都是这些科幻作品对现实社会的批判?而大众与政府只把电影与其他的艺术作品当成一种玩物,忘记、看不见或不愿意看见其所阐述的问题,这才是可怕的地方。

虚拟世界、现实世界与犯罪

一直以来,我们所受到的教育是把电影与文学所呈现的虚拟世界,当成一个与现实社会无关的平行世界,而这也符合当权者的统治理念:就如文章前引用的美国科幻大家雷‧布莱伯利所提到的,当权者不想给你看见真实的世界时,除了塞给你一堆无用的资讯,让你享受在口袋里发现两百块或是某餐厅买一送一的小确幸,抑或是觉得妈妈嘴兇嫌真是万恶不赦外,他们还会尽力避免让你看见反映现实的虚拟世界作品,不管是像布莱伯利的故事里主角那般应政府命令烧掉书籍,抑或是将虚拟世界给丑化或净化消毒(sanitized)。

曾看过有间出版社与中国出版社合作举办奇幻小说奖,在注意事项里就注明小说中不得有牵涉政治、色情、暴力、不符社会伦理的描述:怪不得我们写不出《冰与火之歌》,以及《进击的巨人》。当创作被预先设下种种「社会道德」限制后,创作出来的就是无色无味的鸡肋,或是轻到生命不可承受,活在平行世界的轻小说与弱智漫画。这样的想法也使我们也无法了解,为何有人可以把自己在奇幻策略游戏「魔兽世界」中领导众玩家的成就,写在履历表上,还因此先后成为星巴克与赛门铁克的高阶经理人。

也许最可笑的是,这些文学作品与电影里所描述的虚拟世界,反而是让你看清这个现实世界的一面镜子。当权者希望你吞下蓝色胶囊,继续留在这个母体世界里享受小确幸与小正义,以及各种人畜无害的故事与动漫:但是你愿意乖乖照做,还是勇敢吞下红色胶囊,睁开眼睛逃脱母体,透过虚拟世界的描述,好好看清楚这个现实世界有多丑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