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八二三炮战殉职飞行员遗孤的寻根之旅

彭毓雯在上个月(2017年12月)终于回到了四川岳池,那个该称为老家,也是他父亲成长的地方。只是,岳池,乃至于父亲,对彭毓雯来说都是相当的陌生。

她的父亲,彭超群,是空军官校27期的学生,也是空军官校在台湾的第一届毕业生。他于民国47年823砲战期间,与102中队中队长黄义正中校,共同驾一架C-46执行对金门运补任务时,失事坠海殉职,那时彭毓雯才刚满岁没多久。所以,那张在相簿里已经发黄的相片,是她对父亲唯一的印象。

随着父亲的逝去,四川岳池,对彭毓雯而言就仅是一个地理名词了。早些年在台湾填写家庭资料时,还需要将这个资讯填上,后来,移民美国之后,那个地方与那个名称就离她更遥远了。

只是,随着年纪的增长,她开始对自己的家世背景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她想知道他父亲成长的过程,是如何进入空军,在空军中曾做过一些什幺事,后来又是在什幺情况下为国捐躯。这些问题充满了她的脑海,但因为她父亲当初是单身一人在台,而她母亲又不愿意再去回想那段悲伤的岁月,所以一直以来那些问题从没有得到任何满意的答案。

一个八二三炮战殉职飞行员遗孤的寻根之旅

2008年是823砲战五十周年的纪念,洛杉矶空军子弟小学校友会邀请我,到当年的年会中去做一场有关空军在那场战役中的演讲。在那场演讲中我提到了空军除了战斗部队在海峡上空创下辉煌的战果之外,空运部队也担任了对前线空运、空投补给的重任,而在那个运补的过程中,有两架空运机失事,八位军士官为国牺牲。当投影机显示出那八位烈士的大名时,空小校友会的会长杨贤怡举手告诉我,八位烈士中彭超群上尉的女儿,就坐在现场,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彭毓雯。

那天演讲完后,彭毓雯来找我,想多知道一些她父亲的故事,于是我就将我所知道有关她父亲飞机坠海的经过告诉了她,最后我还告诉她,在冈山的空军军史馆里有她父亲的遗物!

我还记得当她听到那个消息时,脸上那种惊奇、兴奋的表情,当下她马上就表示要去冈山军史馆去看他父亲所遗留下来的东西。

因为她在冈山并不认识任何人,所以我就拜託当时在空军官校任职的刘文祥教官到高铁车站去接她,并引导她去军史馆参观。

那天,她在军史馆里不但看到了她父亲所留下来的记事本,更看到了中华民国空军由建军以来,在捍卫国家的诸多战役中的英勇事蹟。身为一个空军子弟,那是她第一次知道她父亲,乃至整个空军对国家所作出的贡献。

在知道了这些事情之后,她对父亲的怀念就更深了,她想更了解她的父亲,想到她父亲的老家去看看,去亲身体会她父亲是在什幺样的环境孕育下,养成了他从军报国的精神。因此,她想亲自回四川岳池一趟,看看能否找到任何亲戚,想由那些亲戚的口中,探讨出一些线索。

但是,她除了知道父亲的老家是在四川岳池之外,她没有任何进一步的资料,连他父亲老家的地址都没有。于是她又来找我,看我有没有方法帮她找出她父亲老家的地址。

对于我来说,这也是个相当棘手的问题,但是,我想到,既然她父亲是空军官校在台湾的第一届毕业生,当时绝对没有想到会在台湾待那幺久的时间,那幺他们那一期的毕业纪念册上,该会有他们每个人的老家通讯资料。于是,我请她去问另一位27期的遗族,看他们有没有留下那一期的毕业纪念册。

很幸运的,那位遗族保留了毕业纪念册,而也如我所料的,上面有每一位毕业生的老家通讯地址。

有了这个资料之后,彭毓雯很快的就与老家中的亲戚连络上了,并在去年年底,在她父亲离家68年之后,彭毓雯替他父亲踏上了那归乡之路。

虽然对父亲的印象仅是那张发黄的相片,但是彭毓雯在踏进彭家老院的大门时,她似乎可以感觉到她父亲就站在门内,带着笑容对着她说:「我很高兴妳能回到这里。」

一个八二三炮战殉职飞行员遗孤的寻根之旅

在四川岳池长大的彭超群,在「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口号下,弃学习武加入空军的行列。当时他的目的是驱逐日寇,但是命运却与他开了个玩笑,在他由空军官校毕业的时候,他所面对的敌人不再是日寇,而是另一群与国父孙中山先生理念不同的国人。为了捍卫三民主义下的最后一块净土,他披上飞行战袍,在台湾海峡上空开始执行保卫台湾的任务,最后更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命丧台湾海峡。

在过去的六十余年间,有数不尽像彭超群一样背景的人,来自中国不同的省份,但都为了确保台湾的安全,而牺牲了生命。我不知道他们生前是否说过「爱台湾」,更不知道他们是否了解什幺是「台湾价值」,但是他们却以鲜血说明了他们如何以行动来「爱」台湾这块土地!

在彭毓雯努力去探索他父亲成长、从军与殉职的经过时,我们是否也该花些时间去了解那些为了捍卫这块土地而牺牲的军人呢?

作者部落格:想飞的故事